•  

防府天满宫

日本首座天满宫

虚拟现实之旅

您可以在虚拟现实中查看神社的详细信息

VR天満宮.jpg#asset:4942

起源故事/总览

万座天满宫之先

 防府天满宫创建于904年,旨在祭祀菅原道真(845-903),身为贵族兼官员的他,于901年因莫须有之罪,被朝廷从京都贬黜至九州。道真在下九州的途中暂居防府,虽也曾期望有朝一日沉冤昭雪,却终未如愿。903年,道真于九州与世长辞,当日,防府出现种种奇异天象——一柱圣光射入大海,神社后山山顶更笼罩在一片神秘的云雾之中。后人认为这是道真的灵魂重返他于本州的最后逗留之地,因此在他离世仅一年后的904年便创建了这一神社。

 发生于防府的这一奇异天象并未造成任何实质灾害。然而,在京都却接连发生了更为离奇的事件。就在朝廷遭雷击之际,陷害道真的贵族也一并被雷劈身亡。显而易见,道真已化身为强有力的神明,是应当被尊崇和供奉抚慰的存在。

 身为神祇的道真,因其拥有自由操纵雷电的法力,被世人称为“天满大自在天神”(可随心所欲控制天空之神),简称“天神”,广为人知。909年,道真的宿敌藤原时平去世,930年醍醐天皇驾崩。之后,为平息天神之怒,奉祀天神便被定为国家要事。

 当今日本约有12,000座天神神社(天满宫)。日本首座天满宫——防府天满宫,与京都的北野天满宫及九州的太宰府天满宫合称“日本三天神”。除此之外,防府天满宫亦有诸多独到之处。如祭神非一尊而是多达四尊——即道真及三位曾于神话中出现过的道真祖先。多数神社中,本殿、币殿、拜殿通常是独栋建筑,而这里却是三殿相连的一整栋复合式社殿。 防府天满宫曾于1952年遭火灾焚毁,依照旧卷轴上残留的设计记录,历经10年光景才得以重建。时光荏苒,天神被当做学问之神受人祭拜,或许正是由于道真一生既是学者亦是诗人的缘故。为此,前来天神神社祈求学业有成者络绎不绝。

防府天满宫概述

• 防府天满宫建于904年,是日本全国12,000座天神神社中最古老的一座。

• 前往神社的石阶共设57阶。此数字由来于道真被贬黜至九州后,滞留防府时正值57岁。

• 神社境内最古老的树木为树龄800年的樟树。

• 神社祭祀、御神幸祭时所使用的“御神舆”(御网代舆)重达500公斤(含平板车)。

• 位于神社入口的鸟居,是山口县内最古老的石造鸟居。

Photo:Honden照片:主神社

菅原道真 传说

在世为臣 谢世为神

 菅原道真(845-903)是平安时代(794-1185)的学者兼政治家。其在903年去世后,被后人神化,称为“天神”。道真本是中层贵族学者之子,但他并未倚仗家族权势,而是凭自身才赋,晋升为朝廷高官“右大臣”。当时,家世更为显赫的“左大臣”藤原时平,视道真为眼中钉肉中刺。宇多天皇让位于长子醍醐天皇后,由于受到时平的诬告,道真被逐出京都朝廷,贬至接待中韩使节的九州行政机关“大宰府”。

 道真离开京都前,曾恳求退位的宇多上皇为己平反昭雪。其滞留于本州的最后一片土地,便是当时行政机关所在的地方城市——防府。与道真有着血缘关系的当地土师氏族,温情接待了道真。道真时刻期盼天皇能为己沉冤昭雪,迟迟不愿渡海前往九州,因此在防府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901年抵达太宰府的道真,于两年后的903年,抑郁而终。其逝世当天,防府出现了奇异天象。据说一道圣光射向大海,附近山顶更蒙上一层神秘的云雾。由于道真生前居住的最后一片本州大地便是防府,世人认为这些迹象是他含冤而死后,魂魄仍殷殷盼望重获清白,重回旧地。同时,考虑到道真的魂魄如若归来,须有供奉之地,于是,在道真去世后仅一年的904年便兴建了防府天满宫。

photo:Sugawara no Michizane

photo:Sugawara no Michizane

防府天满宫神社博物馆

防府天满宫的历史馆中,展示着约600件神社供品。以下是一些重要展品的简介。

Photo:The MuseumPhoto:The Museum

描绘神社起源的卷轴(重要文化财)

全长75米的画作传记

 历史馆最重要的展品之一,当属描绘松崎天神起源的六帧盒装画卷——《纸本着色松崎天神缘起绘卷》。

 整六帧画卷从顶端延展至末端,长达75米。卷轴有两个版本:分别是于镰仓时代(1185-1333)1331年创作的原作镰仓版,以及于室町时代(1336-1573)1504年至1520年间制作的室町版。

 前五帧详细描绘了关于菅原道真(845-903)耳熟能详的传说——包括他生前被贬黜的途中顺道拜访京都庭园,与梅花树惜别的逸闻;举行葬礼时,拉棺的牛只卧地不前的故事;以及道真成为天神后,以雷电痛击仇敌的神迹等。第六帧描述的则全是防府天满宫的相关内容。(防府天满宫的原名为“松崎神社”,画卷名称中的“松崎”即由此而来)。

 镰仓版的原本卷轴仅限于在防府天满宫内展出,几乎不曾展开暴露于光照之下,因此,即便已过近700年,至今仍色泽鲜艳,纸面平整如初。出乎意料的是,正是由于如此的严限,使得镰仓版的保存状态比晚200年历史的室町版还要出色。

 画卷不仅具有不菲的艺术价值,在神社的重建方面也发挥了巨大作用。神社于1952年遭逢火灾后,必须按原建筑重建之际,便是依据画卷中所绘神殿而建。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金铜宝塔(重要文化财)

祈求和平之塔

 这座高40厘米的铜瓦宝塔(金铜宝塔)于1772年安置于神社。宝塔内有一块琉璃绿的宝玉,被信徒视作舍利(佛陀遗骨)。宝塔于12世纪下半叶被进献与神社,当时天皇势力逐渐衰落,而将军逐渐掌权,日本动荡不安。正如宝塔铭文所示,一位名为藤原季助的周防官员,为祈求后白河上皇寿比南山,周防(现山口县)国土丰饶、子嗣兴旺,遂将此宝塔进献与神社。金铜宝塔是日本12,000座天神神社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宝物,珍奇名贵,举世无双。

Photo:Kondo-hotoPhoto:Kondo-hoto

梵钟(重要文化财)

战利品

 其他展品中还有一梵钟,于镰仓时代(1185-1333)在福冈的佛教寺院天福寺内铸造而成。当时以撞击声向百姓报时的梵钟,原是当地大名(封建领主)——大内义隆(1507-1551)从天福寺带回的战利品,回来赠与了神社。

Photo:BonshoPhoto:Bonsho

芳松庵——赏绿意庭园 品抹茶滋味

 1991年落成的芳松庵(意为“芳香松树之隐居处”),位于僧侣居住区的旧用地内。9世纪时,日本宫中重新兴起品茶风潮,起因正是菅原道真(845-903)。不过,与现代所饮之茶相比,当时的茶带有些许药味。此茶室正是为称颂这一品茶传统而建。芳松庵本身是位于庭园东侧的传统小茶室,其对面是一栋大型的两层楼建筑。无论自哪栋建筑,皆可饱览庭园诗意美景——园中有小河穿过,河中鲤鱼成群,悠然游弋。茶室的入场费包含抹茶与时令日式甜点。若想以正确的茶道礼仪饮茶,可用右手取茶碗,置于左手掌心,顺时钟转动茶碗两次。如此一来,便可避免从茶碗的正面饮茶。

Photo: Fall gardenPhoto: Fall garden

晓天楼——改革派密会之地

 走入芳松庵的庭园,左侧是一座古老的木造建筑——晓天楼。晓天楼在古时是当地“旅笼”(为旅行者提供食宿的旅店)的附属小屋,专用于制作腌菜。通往二楼的楼梯曾为可收纳的隐形设计,是秘密会谈的理想之地。在明治维新的倒幕运动及君主复辟中,晓天楼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许多地方武士皆曾在此交谈。

 来晓天楼的密会者大多是“有志之士”,其中包括起草明治宪法草案、并于1885年成为日本第一位首相的伊藤博文(1841-1909),以及最早提议组建非武士军队的高杉晋作(1839-1867)等人。这些志士后来多半作为政府官员活跃于官场,并将已神化的菅原道真(845-903)视作行为楷模。

Photo:GyotenroPhoto:Gyotenro

梅与牛——众多传说的象征

 提及死后被尊奉为天神的防府天满宫主祀神菅原道真(845-903),就不得不提两大重要象征——“梅”与“牛”。身为极富鉴赏力的平安时代(794-1185)贵族,道真爱花如痴,尤其是梅花。另有道真与梅花的相关传说:道真被贬至九州时,行前曾途经京都宅邸,与庭园中的梅花树惜别。随后,道真远赴九州之时,心爱的樱花树、梅花树、松树竟腾空飞舞,欲追随其脚步。樱花树因太过寂寞而日渐凋零;松树尽力追赶,却在途中力竭而亡;最终只有梅花树成功抵达,吐露芬芳,抚慰遭贬黜的道真。此后梅花作为天神的象征,亦成为日本众多天满宫的神纹(神社固有纹样)。防府天满宫内因此而栽种约1,100株梅花树。

 神道教中,众神皆有亲自钦点的动物使者,而道真的使者正是牛。有一轶闻流传至今,可诠释其渊源:道真被贬后,于903年在九州太宰府过世。他死时虽身负污名,却因社会地位崇高,葬礼仍相当隆重,并用牛车搬运遗体。在前往埋葬地点的途中,拉车的牛只竟突然卧下,不愿前行——后人认为此正是道真希望能被安葬在牛只所卧之地。后来,这只静卧之牛(卧牛)被神化,成为天神象征之一,据信天神便附身于牛的体内。防府天满宫内,共有三座卧牛像。

Photo:PlumPhoto:Plum

Photo:OxPhoto:Ox

御神幸祭:沉冤昭雪之祭典

 日本所有神社皆会举办独有的祭典,防府天满宫也不例外。御神幸祭的背后,述说着兴建防府天满宫的相关故事。主祭神“天神”是神化后的历史名人——菅原道真(845-903)。9世纪后半叶,身为贵族兼高官的道真,从京都宫中被贬至九州,然始终未能洗刷污名,最后于903年抱憾而终。

 御神幸祭始于道真去世101年后的1004年,旨在庆祝一条天皇宣召“道真清白无罪”。随后,奉天皇圣旨的敕使前往距当地港口稍远的“胜间浦”(该港是901年道真曾停靠的港口,之后由于造陆工程,现在已归属内陆区域)。每逢11月的第四个周六,上千名粗犷的男子会扛起祭神乘坐的神轿“御网代舆”,从神社阶梯滑下,接着将神轿运至距离神社约2.5公里远的港口旧址。祭神仪式结束后,再把神轿抬回原处。

 该祭典为了表现祭神时身体纯净无垢的状态,参加者不着衣物,仅以白布缠身,因此又称“裸坊祭”。

 祭典诞生的背后,还有另一个缘由。由于神明每日不间断地满足众生愿望,长此以往也会身心俱疲。众多信徒便将神明请出神社,震其魂魄,提其精气。由此,重拾活力的神明又可在新的一年继续达成世人的各种愿望与祈求。

Photo:Gojin-kosai Festival

Photo:Gojin-kosai Festival

この翻訳について

このサイトの解説文は観光庁の地域観光資源の多言語解説整備事業で作成しました。


Official Site

防府天满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