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毛利家本邸・毛利博物馆

毛利氏族之宝

以下概述毛利邸兴建前的时代背景及其特点:

毛利邸

从大名城郭到公爵宅邸

直至19世纪后半叶,身为武家氏族的毛利家一直以面临日本海的萩城为据点,目前的山口县全境曾是其管辖范围。随着明治维新的实施,日本政府进一步推进近代化,强化中央集权。同时为防叛乱,政府摧毁了大部分武家氏族的城郭。由于城郭是旧体制的残余,因而成为明治政府排斥的对象,毛利家的萩城也不例外。1874年,在举国城郭被毁的浩劫中,萩城也未能幸免于难。

此后,日本政局虽恢复稳定,不过经此变革,毛利家在东京虽有宅邸,但在他们世代相传的这片土地上,却已无房可住。1892年,毛利元德公爵决定在山口兴建新的官邸,却因连年战火,工期一再推迟。直至1912年,全新的毛利邸终于动工,并于1916年竣工。

毛利邸由日本建筑家原竹三郎负责设计。该建筑规模庞大且构造复杂,将传统的优质建材与最新技术有效地融为一体,堪称近代日式建筑的经典之作。宅邸内共有房屋60间,其中仅有两间为西洋风格。

两种家纹

在毛利邸内,两种家纹随处可见。进入停车门廊,抬头一瞥,便是“一文字三星纹”(三个圆圈上有一条横线)及“泽泻纹”(用三片叶子代表箭头)。这两种家纹,从照明灯具到拉门把手,在宅邸都随处可见。


Photo:The two crests of the Mohri clanPhoto:The two crests of the Mohri clan

贵重木材与古木

正如停车门廊的天花板使用纹理优美的榉木一样,整座宅邸装潢采用大量的稀有珍贵木材,彰显毛利家族的财富与地位。例如进入宅邸的第一道走廊地板,分别由两块长约8米、宽约1.5米的台湾产榉木板组成;屋内的直柱及正交梁采用相同的木曾桧木;此外,大厅拉门则以产自屋久岛、具有千年树龄的屋久杉制成。

尊贵客房馆足以迎天皇

客房馆面积居毛利邸之首,亦是宅邸内唯一的两层楼建筑,专门用以迎接天皇陛下及其他重要人物。馆内有三间连为一体的大厅,天花板则采用精美的格状设计。大厅与客房由密道相接,可让天皇及其他重要宾客经由私人空间移动至公共空间时保有隐私。1916年至1966年的50年间,毛利邸虽一直作住宅之用,不过在此期间大正天皇曾造访过一次,昭和天皇则造访过两次,共计三次。

photo:Kyakuma-tophoto:Kyakuma-to

视野开阔的房间

通往客房馆二楼的楼梯巨大宽敞,其间设有三处楼梯平台,且每处平台皆采用一整块桧木方料制成。客房馆上层的规模较小,设计也相对简洁,可从此处将庭园美景尽收眼底,是宾客惬意放松的场所。

更多精彩看点,敬请细细观赏。

photo:Landscape seen from the second floorphoto:Landscape seen from the second floor

毛利邸建于20世纪初,当时的日本正在努力跻身世界强国之列。受此影响,该宅邸也融入了许多近代特色,在当时可谓相当罕见。

采用多元新技术

一抵达宅邸,建筑的创新特征便立刻映入眼帘——道路尽头的宏伟正门,于水泥地基上赫然而立。在当时的日本,水泥尚属罕见的建筑材料。毛利邸亦是当地第一栋设有电话的住宅,时至今日,毛利邸的电话号码后四位数字仍然是0001。电力由美国造的家用发电机提供,还有一台烧热水用的锅炉。

珍奇舶来品

1868年后的日本一改幕府时代的锁国政策,开始融入世界的贸易网络中。这种转变在毛利邸的家具及摆设上亦可见一斑。例如,所有的灯具(饰有家纹的用品)皆是在德国订制而成。

Photo:The lighting fixturesPhoto:The lighting fixtures

富丽堂皇首开先河

玻璃板在大正时代(1912-1926)的日本仍是稀世之物,因此在家中大规模安装玻璃窗,亦是展现财富及地位的一种方式。在毛利邸客房馆的二楼,面向庭园的两面窗户便各镶嵌15块窗玻璃。此外还有一个极其罕见,甚至也可说是不太实用的设计——本应为房屋遮风避雨的挡雨板,竟是设于室内而非室外!细看窗玻璃,可发现上有凹凸及气泡等不平整处,故推测玻璃应是通过先吹、再拉伸的手工方式制作而成,而非机械加工品。

Photo:Glass windowsPhoto:Glass windows

众多巨石与老树

来到客房馆的中庭,可见苏铁与巨石相伴。出于实际考量,需先安置巨石,后建房屋,方可实现整栋客房环抱巨石的效果。客房馆的无纸拉门更是采用树龄超过千年的日本杉树“屋久杉”制作。

Photo:The inner gardenPhoto:The inner garden

毛利氏族之宝

毛利氏是数世纪以来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名(古时封建领主)家族,因此收藏有不少历史珍宝。毛利博物馆收藏的约两万件藏品,会在一年中定期举行的企划展中展出。

除最有名的四件国宝以外,博物馆的其他众多价值不菲的藏品亦值得细细欣赏。例如,毛利元就曾经留给三个儿子的一篇知名书简,其中写道:“若只是单箭一支,毫不费力即可折断;然而若三支箭绑在一起,将坚韧牢靠,难以折断。”意在希望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毛利元就,这位16世纪的大名,曾为毛利氏族坐拥最大势力立下汗马功劳。

博物馆内还收藏着众多历史价值极高的文献,从中可了解19世纪后半叶幕府势力没落、最终走向王政复辟的时光足迹。

Photo:Exhibition roomPhoto:Exhibition room

在日本文化遗产的分类中,“国宝”为最高等级,而这一级别的藏品,在毛利博物馆便有四件。

《四季山水图》是知名水墨画家雪舟(1420-1506)的作品。画卷全长16米,由右至左描绘着春、夏、秋、冬四景。各个季节都可通过特定的视觉景物来识别——如春日梅花、夏日海景、秋日祭典,以及冬日雪花。画中建筑及人物虽是中国风格,但对四季微妙更迭的描绘手法,则淋漓地展现出日本的自然之美。

制作于镰仓时代(1185-1333)后期的腰刀,是长26.5厘米的短刀,当时武士除了佩戴长刀外,还会将这种短刀当作贴身的备用武器,直接插于腰带之中。此刀虽未刻铭文,但从精细做工来看,应出自奈良附近的“当麻”。

《古今和歌集》(收录各时代和歌的选集)被认为是平安时代11世纪中期的作品。全集共二十卷,其中仅三卷完整保存至今。此卷为第八卷,其手写字迹优美流畅,饰有金砂及云母砂,是假名文字中的杰作。

《史记・吕太后本纪》第九※于1073年摘抄自中国历史内容。此抄本由毛利家祖先——大江家国手写及批注,因此尤为贵重。

※《史记》是中国的首部正史,《吕太后本纪》则记述了汉高祖皇后吕后在高祖死后、惠帝在位(公元前194年-公元前188年)及死后临朝称制的局势,以及吕后死后至文帝崛起的历程。根据卷尾附注,“毛利家本”于延久5年(1073年)由大江家国抄写、批点、受训,后来由家行传颂,于康和3年(1101年)与秘本对照,接着于建久7年(1196年)由侍从时通读完整部卷宗。

この翻訳について

このサイトの解説文は観光庁の地域観光資源の多言語解説整備事業で作成しました。


Official Site

毛利博物館/国指定名勝 毛利氏庭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