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府天滿宮

萬座天滿宮之先

萬座天滿宮之先

防府天滿宮於904年創建,旨在祭祀菅原道真(845-903)。菅原道真身為貴族兼官員,於901年因莫須有之罪責,自京都朝廷被貶黜至九州。道真在下九州的途中一度留宿防府,雖也曾抱著一絲沉冤昭雪的念想,卻終未如願。903年,道真於九州與世長辭,當日,防府便出現種種奇蹟——似有一柱聖光射入大海,神社後山山頂更籠罩在一片神秘的雲霧之中。後人認為這是道真的靈魂重返他於本州的最後逗留之地,因此在其離世後僅一年的904年便創建了這一神社。

發生於防府的這一奇蹟並未造成任何實質災害。然而,於京都,更令人稱奇的怪事卻接連不斷。就在朝廷遭雷擊之際,陷害道真的貴族也一併被雷劈身亡。很顯然,道真已經變為強有力的神明,應當受到人們的尊崇,以息其怒。

身為神祇的道真,因其自由操縱雷電的法力,被世人稱為「天滿大自在天神(可隨心所欲控制天空之神)」,簡稱「天神」,廣為人知。909年,道真的宿敵藤原時平過世,930年醍醐天皇駕崩。之後,為平息天神之怒氣,奉祀天神便被認作是舉國上下的要事。

當今日本約有12000座天神神社(天滿宮)。日本首座天滿宮——防府天滿宮,與京都的北野天滿宮及九州的太宰府天滿宮合稱「日本三天神」。除此之外,防府天滿宮亦有許多獨到之處。如祭神非一尊而是多達四尊——即道真及三位曾於神話中出現過的道真祖先。多數神社中,本殿、幣殿、拜殿通常是獨棟建築,而這裡卻是三殿相連的一整棟複合式社殿。

防府天滿宮曾於1952年遭逢祝融之災,依照舊卷軸上殘留的設計記錄,歷經10年光景才得以重建。光陰荏苒,天神被當做學問之神來崇拜,或許正是由於道真一生既是學者亦是詩人的緣故。為此,前來天滿宮祈求學業有成者絡繹不絕。

防府天滿宮概述

  • 防府天滿宮興建於904年,是日本全國12000座天神神社中最古老的一座。
  • 前往神社的石階共設57階。此數字由來於道真被貶黜至九州後,滯留防府時正值57歲。
  • •神社境內最古老的樹木為樹齡800年的樟樹。
  • 神社祭祀、御神幸祭時所使用的「御神輿(御網代輿)」重達500公斤。
  • •位於神社入口的鳥居,是山口縣內最古老的石造鳥居。

Photo:HondenPhoto:Honden

菅原道真公傳

在世為臣謝世為神

菅原道真(845-903)是平安時代(794-1185)的學者兼政治家。其在903年去世後,被後人神化,素有「天神」之尊稱。道真本是中層貴族學者之子,但他並未倚仗家族權勢,而是憑己身才賦,努力晉升為朝廷高官「右大臣」。時任「左大臣」、家世更為顯赫的藤原時平,視道真為眼中釘肉中刺。眼看道真平步青雲,時平漸生嫉恨。宇多天皇讓位於長子醍醐天皇後,時平誣告道真,將其逐出京都朝廷,貶至接待中韓使節的九州行政機關「大宰府」。

道真離開京都前,曾懇求退位的宇多上皇為己洗刷汙名。其滯留於本州的最後一片土地,便是當時行政機關所在的地方城市——防府。與道真有著血緣關係的當地土師氏族,溫情迎接了道真的到來。道真滿心希望天皇能為己沉冤昭雪,遲遲不願渡海前往九州,而於防府逗留了很長一段時間。

901年抵達太宰府的道真,於兩年後的903年,抑鬱而終。其逝世當天,在防府出現了奇蹟。據說一道聖光射照向大海,附近山頂更蒙上一層神秘的雲霧。由於道真生前居住的最後一片本州大地便是防府,世人認為這些跡象是他含冤而死後,魂魄仍殷殷盼望重獲清白,重回舊地。同時,道真的魂魄如若歸來,須有供奉之地,於是,在道真去世後僅一年的904年,興建了防府天滿宮。

photo:Sugawara no Michizane

photo:Sugawara no Michizane

防府天滿宮的歷史館

防府天滿宮的歷史館中,展出約600件神社供品。以下概略介紹部分主要展示品。

Photo:The MuseumPhoto:The Museum

描繪神社起源之卷軸(重要文化財)

全長75公尺的畫作傳記

歷史館最重要的展覽品之一,當屬描繪松崎天神起源的六幀盒裝畫卷——《紙本著色松崎天神緣起繪卷》。

整六幀畫卷從頂端延展至末端,長達75公尺。捲軸有兩種版本:分別是創作於鎌倉時代(1185-1333)1331年的原作鎌倉版,以及於室町時代(1336-1573)1504年至1520年間製作的室町版。

前五幀詳細描繪了關於菅原道真(845-903)耳熟能詳的傳說——包括他生前被貶黜的途中順道拜訪京都庭園,與梅花樹告別的逸聞;其葬禮期間,發生牛隻臥地不前的故事;以及道真成為天神後,以雷電痛擊仇敵的神跡等。第六幀描述的則全是防府天滿宮的相關內容。(畫卷名稱中的「松崎」即取自防府天滿宮的原名「松崎神社」)。

鎌倉版的原本捲軸僅限於在防府天滿宮內展出,幾乎不曾展開於光照之下,因此即便已過近700年,至今畫作仍色澤鮮豔,紙面亦平整無比。出乎意料的是,正是由於如此的嚴限,使得鎌倉版的保存狀態比晚200年歷史的室町版還要出色。

畫卷不僅具有不菲的藝術價值,且在重建神社方面亦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神社於1952年遭逢祝融之災後,必須按原建築重建之際,便是依據畫卷中所繪神殿而建。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Photo:Matsuzaki Tenjin Engi Emaki

金銅寶塔(重要文化財)

和平之寶塔

這座高40公分的寶塔(金銅寶塔)由銅板製成,於1772年安置於神社。寶塔內有一塊琉璃綠的寶玉,被信徒視作舍利(佛陀遺骨)。寶塔於12世紀後半被進貢與神社,彼時天皇勢微,逐漸轉由將軍掌權,日本動蕩不安。正如寶塔銘文所示,一位名為藤原季助的周防官員,為祈求後白河上皇壽比南山,周防(現山口縣)國土豐饒、子嗣繁昌,遂將此寶塔進貢與神社。金銅寶塔是日本12000座天神神社中年代最久遠的寶物,極為珍貴,不可多得。

Photo:Kondo-hotoPhoto:Kondo-hoto

梵鐘(重要文化財)

戰利品

其他展示品中有一梵鐘,於鎌倉時代(1185-1333)在福岡的佛教寺院「天福寺」內鑄造而成。當時以撞擊聲向百姓報時的梵鐘,原是當地大名(封建領主)——大內義隆(1507-1551)從天福寺帶回的戰利品,日後被贈與了神社。

Photo:BonshoPhoto:Bonsho

芳松庵——賞綠意庭園嚐抹茶滋味

1991年落成的芳松庵(意為「芳香松樹之隱居處」),位於僧侶居住區的舊用地內。9世紀的日本朝廷重新掀起品茶風潮,起因正是菅原道真(845-903)(與現代所飲之茶相比,當時的茶帶有些許藥味)。此茶房正是為了稱頌這一傳統而建。芳松庵本身是位於庭園東側的傳統小茶室,其對面是一棟大型的兩層樓建築。無論從哪棟建築,皆可欣賞庭園景致——橫穿庭園的小河中鯉魚悠然自得,與周遭美景相輔相成。茶室的入場費包含抹茶與時令日式甜點。若想以正確的茶道禮儀飲茶,可用右手取茶碗,置於左手掌心,順時鐘轉動茶碗兩次。如此一來,便可避免從茶碗的正面飲茶。

Photo: Fall gardenPhoto: Fall garden

曉天樓——改革派密會之地

走入芳松庵的庭園,左側有一古老的木造建築——曉天樓。曉天樓在古時是當地「旅籠(向旅行者提供食宿的旅店)」的附屬小屋,專門用於製作醃菜。通往二樓的階梯原是可收納的隱形設計,非常適合用來密會。在明治維新的倒幕運動及君主復辟中,曉天樓的地位舉足輕重,許多地方武士皆曾在此交流。

來曉天樓的密會者大多是「有志之士」,當中包括起草明治憲法草案、並於1885年成為日本第一位首相的伊藤博文(1841-1909),以及最先提議組建非武士軍隊的高杉晉作(1839-1867)等人。這些志士日後多半作為政府官員活躍於官場,並將已神化的菅原道真(845-903)當作行為楷模。

Photo:GyotenroPhoto:Gyotenro

梅與牛——眾多傳說的象徵

提及死後被尊崇為天神的防府天滿宮主祀神「菅原道真(845-903)」,就不得不提兩大重要象徵——「梅」與「牛」。身為極富鑑賞力的平安時代(794-1185)貴族,道真亦愛花如痴,尤其是梅花。另有道真與梅花的相關傳說:道真被貶官至九州時,行前曾途經京都宅邸,向庭園的梅花樹惜別。道真遠赴九州之時,心愛的櫻花樹、梅花樹、松樹竟飛舞於空中,欲追隨其腳步。櫻花樹因太過寂寞,而漸漸凋零;松樹盡力追趕,卻在途中不支力竭;最終僅剩梅花樹成功安抵,綻放花朵,撫慰遭貶黜的道真。此後梅花作為天神的象徵,亦成為日本許多天滿宮的神紋(神社固有紋樣)。正因如此防府天滿宮內,約種有多達1100株梅花樹。

神道教中,所有神祇都有親自欽點的動物使者,而道真的便是牛。有一軼聞流傳至今,可詮釋其背後的理由:道真遭貶後,於903年在九州太宰府過世。他死時雖身負汙名,卻因社會地位崇高,葬禮仍相當盛大,有牛車搬運遺體。在前往埋葬地點的途中,拉車的牛隻竟突然坐於地上,不肯再前進一步。後人認為正是道真希望能被安葬在牛隻所臥之地。日後,這隻靜坐之牛(臥牛)被神化,成為天神象徵之一,據信天神便附身於牛的體內。防府天滿宮內,共有三座臥牛像。

Photo:PlumPhoto:Plum

Photo:OxPhoto:Ox

御神幸祭:沉冤昭雪之祭典

日本的每一座神社皆會舉辦獨有的祭典,防府天滿宮也不例外。御神幸祭的背後,述說了興建防府天滿宮的相關故事。主祭神「天神」是神化後的歷史名人——菅原道真(845-903)。9世紀後半,身為貴族兼高官的道真,從京都宮中遭貶黜至九州,之後始終未能洗清汙名,於903年抱憾而終。

御神幸祭始於道真逝世101年後的1004年,旨在慶祝一條天皇宣召「道真清白無罪」。其後,奉天皇聖旨的敕使到達當地港口稍遠的「勝間浦(該港是901年道真曾停靠的港口,由於日後的造陸工程,現在已歸屬內陸區域)」。每逢11月的第四個週六,上千名粗獷的男子會扛起祭神乘坐的神轎「御網代輿」,從神社階梯滑下,接著將神轎運至距離神社約2.5公里遠的港口舊址。祭神儀式結束後,再把神轎抬回原處。

為了讓祭神時的身體處於純淨無垢的狀態,參加者不著衣物,僅以白布纏身,因此亦有「裸坊祭」之稱。

祭典誕生的背後,還有另一個緣由。由於神明每日不間斷地滿足凡人的心願,長久以來也會身心俱疲。眾多信徒便將神明帶出神社,震其魂魄,提其精氣。由此,重拾活力的神明又可於新的一年繼續達成世人的各種祈願與相求。

Photo:Gojin-kosai Festival

Photo:Gojin-kosai Festival

この翻訳について

このサイトの解説文は観光庁の地域観光資源の多言語解説整備事業で作成しました。


Official Site

防府天満宮